上海进口亚博体育ios版推荐联盟

家园:十三

王自在语录2018-04-15 02:08:08

?

十三

??? 听到铃声,家明却无法顺利地跳下床去,这床如今在家明眼里足足有两层楼高,家明走到床边上看了看,试着想从上面跳下去。就在犹豫是否能够跳下去的时候,一阵巨大的眩晕再度袭来,家明眼看着就像坐那个云梯车的感觉一样,发现自己的身体如同俯冲一般,而周围的物体急速向后退去;眼睛一时无法对焦,同时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平衡。

几乎就在一瞬间,家明又恢复了本来的尺寸,他以很可笑的姿势坐在大床的边缘。

“真的又像做了一个梦!”;不过这一次家明并没有觉得惊慌失措,而是慢慢从床沿上站了下来,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发觉没有什么异样,便走回了客厅;抬头一看,发现墙上的石英钟的指针已经指在了七点半的地方。

对了,刚才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呢?家明弯下腰,捡起了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发现果然是老家的姐夫的号码;他立刻回拨了过去。

手机里传来了姐夫的沙哑的声音“家明吧,你刚才怎么也不接个电话?你可能要尽快回来一趟。”家明心里一紧,“怎么呢?”他的声音变得很怯,心里猛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样,妈妈早上摔了一跤,现在还在医院里”

“情况怎么样!”家明突然觉得全身冰冷,几乎不敢再问下去;“现在人还没有完全清醒,还在中心医院里。不过其他都还好;生命医生说没有大碍。”姐夫在电话那头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又说,“我是下午用你姐姐的手机给你发了个信息,看你还不和我们联系,我就打你电话了。”,停了半响,又说道,“家明呀,你可能要多带点钱回来。”

家明呆呆地站在客厅的地毯上,眼泪已经留了一脸,唯一的妈妈竟然发生了这么悲惨的事情,还没有带她在上海好好地玩几天呢?上次还是外甥女来上海看脚病的时候匆匆来过一次,自己也忙得没有时间领她老人家到处转转。现在竟然发生了这样的灾祸!可怜的家明忍住抽噎,用当地方言对着姐夫说“我知道了,我今天就回来!”

挂上了电话,家明放声痛哭起来;突然又转念一想,母亲幸好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得赶紧回家一趟。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带上银行卡和一些现金,把那个奇怪的黑色盒子胡乱地包裹起来放进了壁橱,就急匆匆地奔上了回乡的旅途。

看着高铁窗外,在夜幕里疾驰而过的树影和楼房,家明忍不住心里悲痛万分!他想到了小时候自己与姐姐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样子;那时候镇上的生活都非常艰苦,一些亲戚甚至还认为母亲克夫,让父亲年纪轻轻就得了急病去世。其实在家明微弱的记忆里,父亲和母亲的关系还是相当好的。记得有时候父亲领了工资,还把他顶在肩上,另一只手牵着姐姐,和母亲一起去镇边上的小商品市场吃餐馆。记得父亲是个白净斯文的年轻人,似乎嘴角永远是有着浅浅的笑。二十年过去了,父亲的印象也就剩了这么一点。可是母亲,这个倔强的女人,这么多年来收了多少的罪,才把姐弟两个抚养成人,现在还在为第三代服务;外甥和外甥女都是母亲带着的。外甥女小时候脚有些先天疾病,也是家明出钱,母亲出力来护理。幸好手术做的早,算是没有后遗症。为了家里的事情,母亲可以说是操碎了心。

家明想到这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夜色中的魔都依然灯火辉煌;无数的异乡青年男女怀揣着各种梦想在这个巨大的都市里寻觅撞击,他们的命运如同蝼蚁一样,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就会将他们那稚嫩的笑容击得粉碎。每个人唯一的本钱就是青春,可是青春这样微不足道的赌注在这样一个巨大的赌盘上又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所有的努力可能最终只能换来一张回家的站票,数年的辛劳也无法安顿下一片立足之地。

以前家明的中学班主任就说过,只要上了大学就能够鲤鱼跳龙门;那个病怏怏的驼背老先生的话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如此清晰。家明没日没夜地在母亲和姐姐期待的眼神中,在比人还高的书山题海里最终脱颖而出,算是跳了龙门;而且还获得一等奖学金读了研究生。即使是目前领着还算顺心的薪水,可是生活依然艰难;魔都那高企不下的房子又给了家明们一阵重击。

高铁在黑暗里继续飞驰,家明流着泪睡了过去。在梦中,他把母亲接到了上海,住进了一个有着巨大花园的大别墅。



微信公众号:freedom_wangwang

长按下图二维码? 关注王自在语录

爆脑之旅? 激动人心

创幻世界? 自由自在